您当前位置:皇冠比分网 > 2018世界杯分组 >

2022年世界杯东道主卡达的梦想与挑战

责任编辑:tcsports 文章来源:TC体育网 更新时间:2018-07-24 09:22

  在俄罗斯世界杯决赛开踢前的几小时,成千上万法国与克罗埃西亚的支持者纷纷涌进卢日尼基体育场(Стадион Лужники),包括总统普丁在内的 78000 多名观众此与此场足球飨宴,为期一个月四年一度的足球节庆,俄罗斯证明自己办得不错;在阿根廷籍主裁判 Néstor Pitana 响起比赛终了的哨声,法国在倾盆大雨中捧起了大力神杯,为国家队上绣上第二颗星星,场上球员的压力顿时也飞到九霄云外,承担起压力最大此重任者为 Hassan al-Thawadi,他是下一届世界杯主办国卡达的组织委员会主席。

  早在 2010 年 12 月 2 日,国际足总(FIFA)即公佈 2018 与 2022 连续两届主办国为谁,俄罗斯雀屏中选,卡达亦在美韩日澳等竞争下脱颖而出,但那时大环境并不看好这两国有能力办好此盛会;俄罗斯在本届世界杯的表现超出大家的预期,不管是球场内或者球场外的表现,FIFA 主席 Gianni Infantino 在决赛前甚至表示:「这是有史以来最好的世界杯。」纵然有夸张的成份,且决赛时也发生诉诸诉求的衝进场内事件,但整体 64 场而言,真的办得不差。

  卡达从未打进过世界杯决赛圈,这纪录为世界杯主办国史上的第一次,这一有争议的决定随即而来的便是疑似贿赂、大量移工的剥削问题等质疑,酷热的天气目前 FIFA 表定于年底开踢,创下北半球冬天比赛的首例,做为首个伊斯兰国家的主办国,政治与宗教亦为考量因素之一,这些对人口 260+ 万人(仅 30 万人具公民身分),国土 11000+ 平方公里的卡达而言是个艰钜任务。

2022年世界杯东道主卡达的梦想与挑战

  但为了利用『世界杯』这为国家观光宣传最有利的平台,卡达还是义无反顾地挑战此高难度且多支线的魔王级关卡;浓缩成两条大主线便是『建设基础设施』以举办此盛大的体育赛事与『建立一支有竞争力的国家队』以在四年后在小组赛顺利出线。

  大量资金也许可以解决硬体『基础建设』的问题,但软体『人才』对卡达而言是更大的挑战。

  能否从 Aspire 学院(Aspire Academy,国家资助的青少年足球学校)顺利找到人才呢?Aspire 学院与西班牙利安尼沙(Cultural y Deportiva Leonesa,现为西乙)、比利时欧本(K.A.S. Eupen,现为比甲)与英格兰里兹联(Leeds United F.C.,现为英冠)等俱乐部有合作关系,虽然毕业生有 Ibrahim Majid、Abdelkarim Hassan、Akram Afif、Ahmed Yasser 等人,但真正能站上欧洲足坛的还是寥寥无几。

  虽然在政治上,卡达与沙乌地阿拉伯并不友好,但身为伊斯兰世界足球最强国的存在,沙乌地阿拉伯说第二无国可说第一。这位于卡达西边的大邻居,石油资源丰富的王国这三十年来持续地为足球投资,自 1994 年以来已五届进入世界杯决赛圈,皇室甚至在 1992、95 年举办邀请赛,请起各洲国家杯冠军互相较量,其杯赛名为法赫德国王杯(King Fahd Cup),1997 年后被 FIFA 接管,更名洲际国家杯(FIFA Confederations Cup,或译联合会杯)。

  但卡达的挑战无疑更大,人口数的巨大差距造成选材上的困难,沙乌地阿拉伯拥有 3300 万的人口,是卡达的数倍。1994 年世界杯冠军为巴西,其教头 Carlos Alberto Parreira 曾说:「如果你球员数多,选材上先以品质为主,之后才是经验。」这位亦曾担任过两支中东国家队的教练:1982 年的科威特与 1990 年的阿拉伯联合大公国,这两国各有 400 万与近 950 万的人口数,Carlos Alberto Parreira 深深觉得如果教练与青少年训练发展的基础建设没有做好,成人队成绩要好很难。

  目前世界排名 98 的卡达,过去常使用的技俩是『归化』,但近年来更多的是『重视青训』。一开始聘请巴萨青训出身的 Félix Sánchez Bas 为 Aspire 学院工作,那年是 2006 年,2013-15 年带 U19 梯队,2014-17 年带 U20 梯队,2017 年更取代 Jorge Fossati,开始带成人队与奥运国家代表队(U23 梯队),选材适性训练的一致性是很重要的,否则会令年轻球员无所适从。

  卡达国内的顶级联赛星级足球联赛(Stars League)自 2003 年改革后,球队多出 1000 万美金的预算可招揽球星,这时 Pep Guardiola 与 Gabriel Batistuta 为第一批被吸引至此的大牌球星,这条路必须走下去:与专业人士合作,培养教练,重视青训与年轻球员,最后建立一个有竞争力的联赛。

  2015 年,为西班牙国家队拿下一次世界杯及两次欧洲国家杯的中场大脑,出身巴萨青训的 Xavi Hernández 降临卡达,加盟艾萨德(Al Sadd SC)的 Xavi 甚至是 2022 年的世界杯大使,「我的目标是帮助他们举办一场精彩的比赛」。

  卡达现正如火如荼地进行著,建造体育馆、饭店、道路和交通工具等来欢迎四年到到访的观光客,预计全球各地有 150 万球迷挤入一个拥有 260 万居民的国家,科技的力量已将过去这片曾经荒芜的土地冒出许多惊人的硬体设施,现在他们要挑战主办世界杯。

  现任 Aspire 学院技术顾问的 Bora Milutinović 对四年后充满憧景:「这裡是一个小国,短短一天裡你就可以看到两场比赛,你不须长途跋涉。」正向的影响是卡达世界杯可以让球员与球迷之间彼此更亲近,也许会有奥运的感觉;以前从未到过中东的游客们也可体验伊斯兰文化,为他们提供独特的生活经验。

  本届俄罗斯世界杯卡达派遣了一批包括足协与旅游局的参访团,近距离观察比赛如何运行,于比赛日人流、物流,公共运输需求及体育场外安全措施等相关细节,但有些疑虑是卡达自己要面对的,例如「禁酒令」。

  穆斯林国家的禁酒令在世界杯举办期间将如何弹性处理?天气炎热的问题官方已公布赛程破天荒地延到 2022 年底,球场甚至有空调;参赛球队数则尚未决定(32 或者 48)…卡达当初申办强打『独特的体验』,而这国家将在未来四年戮力完成此目标。

  Hassan al-Thawadi 说:「对我们而言,我们始终相信足球有能力将人们聚集在一起,足球的力量大到可以改变心思意念。」「我们总是把中东第一届的世界杯视为一个强而有力的宣传工具,俄罗斯在 2018 年已经向我们证明它成功地做到了这一切。」

版权信息 2017/18 TC体育网提供足球、篮球比分即时直播与体育即时比分,如要转载请注明本站网http://www.tcsports.com.cn/